40年前这位母亲众目睽睽下用自己的方式向伤害女儿的男人复仇

事情,发生在1980年代的德国。如果非要用一个词语来概括整件事,那大概只有“悲剧”二字。不但最终的结果,即使是每一个角色,都笼罩着这个气息。

这位母亲,是玛丽安·巴赫迈尔。在童年时代,她几乎没有值得令人回忆的细节,父母婚姻的破裂让她迷失了方向。

1966年,当时年仅16岁的玛丽安已经怀孕并生下第一个女儿,在18岁时怀上了第二个女儿,不过在新的宝宝诞生前,她却被了。后来由于年纪还有经济等原因,两个孩子都被勒令送去领养。

1973年,她的第三个女儿安娜出生,随后玛丽安做了绝育手术。那个时候玛丽安已经是单亲妈妈,所以独自一人抚养安娜。

1980年,安娜和母亲争吵,于是擅自一个人跑到同龄朋友处。在路上她遇到了当时35岁的屠夫,克劳斯·格拉博夫斯基,小小的安娜被克劳斯强行带回到自己的家中。

克劳斯是一个极度危险的人物,此前曾因两名女孩而被判刑。在拘留期间,他于1976年被,两年后接受激素治疗。

5月5日,安娜的遗体被发现在运河岸边的一个人手挖掘的浅坟里,颈脖上有非常明显的勒痕。当局很快将焦点锁定在克劳斯身上并将其逮捕。

只不过克劳斯声称自己并没有安娜,反而是安娜借着自己不经意触碰了她,然后安娜以此向母亲告状为由而勒索自己的钱财。玛丽安则对于夺去了自己女儿的生命并且散播女儿谎言的克劳斯咬牙切齿。

此案很快就传遍了整个小镇。因为父母们都担心判决的结果,如果确实是克劳斯作案但找不到确切的证据证明而释放了克劳斯,有女儿的家庭必然担惊受怕。

案件一直拉锯到1981年3月6日。在这一天,轰动整个德国的事情发生了。当在吕贝克开庭的时候,玛丽安来到克劳斯的背后,掏出手枪连开8枪,7枪击中克劳斯,用自己的方式,惩罚了克劳斯。

枪声响起,现场人群吓得四处乱窜。当时玛丽安并没有逃跑,而是留在原地等待冲进来的警察将自己压倒在地。

这一个“母亲复仇案”迅速成为西德最著名的案件。它引发了广泛的媒体报道,来自世界各地的媒体人员前往吕贝克报道此案。

究竟玛丽安是怎么样将手枪偷偷运到法庭里的?究竟这位母亲用自己的方式惩罚尚未被定案,即使被定案也只会被送进监狱,服役到一定日子后就会被再次放出来的嫌疑人,究竟该如何判决?

一连串的问题让玛丽安成为了舆论的中心。一部分人认为玛丽安的行为不可取,但也有相当一部分人理解玛丽安的行为。

甚至很多报刊杂志将玛丽安作为单亲妈妈的艰难生活剖析出来然后做成民调,以此来收集人们对玛丽安行为的想法。

读者的热烈反响将玛丽安定义为多种角色,一是一心为孩子报仇的可怜母亲,一是蔑视法律的冷血杀手等等。

但不管民众看法如何,都改变不了她的行为。1982年11月2日,玛丽安最终被控谋杀罪。经过28天的谈判,后来检方放弃了谋杀罪,法庭同意了裁决。

诉讼开始四个月后,她于1983年3月2日被吕贝克地方法院判处过失杀人罪,并因非法持有被判处六年处罚。

玛丽安后来将自己这个故事以25万的价钱卖给了斯特恩杂志,以支付自己的诉讼费用。因为那个时候的玛丽安作为单亲妈妈,家庭并不富裕,也无力偿还费用。

根据当时阿伦斯巴赫研究所的一项调查,大约28%的德国人认为6年的惩罚适当,另有27%的人认为结果太重,而25%的人认为太轻。

1985年6月,玛丽安提前释放,然后移居到尼日利亚,在那里结婚并一直居住到1990年代。只不过命运并没有让她安静地度过下半生。

玛丽安患上了癌症,并且在最后几周的时间里,允许记者使用摄像机记录自己即将逝去的时光。这些录像,全都成为了后来关于这个案件而改编的回忆录和电影等作品的资料。

在录像里,玛丽安回答了记者一个问题:“对于当时的行为,你怎么想的?”“我从来没有后悔过自己的复仇,因为我亲手解决了残忍夺去我女儿生命的恶魔,阻止了他散播关于我女儿的谎言。”

1996年9月17日,46岁的玛丽安在医院里离开了这个世界。她被安葬在女儿旁边,为这件事,画下了句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