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性都”荷兰:易合法政府给津贴当地为从业者塑雕像

荷兰位于西欧,是一个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以郁金香和风车闻名于世。但事实上,荷兰还有一个经常被大家感叹的特点,那就是。这个位于西欧的国度究竟有多“开放”呢?相信即使没有去过的同学,应该也都有所耳闻。

在荷兰,全球大部分国家禁止的毒品交易、性产业、赌博以及堕胎等全都是被允许的,另外,荷兰还是全世界第一个承认同性婚姻与安乐死合法化的国家。

当人们谈到易,首先想到的就是娼妓。所谓的娼妓就是提供性服务,获得物质利益的社会群体。

西方的一些学者提出一种理论,性产业产生于宗教,最开始的从业者是神庙中的祭司,他们向过往男人有偿提供服务,得到的财物无偿献给神。也就是说,在西方人看来,这种行为是一种神圣的事业,他们是在为信仰的神而献身。

而一些西方的经济学家则从经济角度论述性产业的起源,他们认为自由妇女的易是人类雇佣关系出现的必然产物。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西方国家对这一现象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从历史及经济角度而言,性产业都有其存在的必然性。

2000年左右,美国成人服务业的年总收入约在100到140亿美元,成为世界上营收最多的行业之一,即便是以100亿为基点,也大幅超过了全美最著名的几项体育运动,如NFL(国家橄榄球联盟),NBA和棒球年度收入的总和。

在德国,从2002年开始,德国对成人服务行业的法律规定和处罚措施大幅放宽,将成人服务业纳入法律保护的范围,德国全国总计有3000多家成人服务场所,仅柏林就有大约500家,这些场所每年为德国创收达145亿欧元,成为德国创收的产业之一。

虽说,西方世界对性产业整体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全球范围内估计只有荷兰才对该行业抱如此宽松的政策。

荷兰人认为保护妇女最好的方法就是允许她们从事性行业,让她们从易中获得合法收入。因此,只有在荷兰,易被认定为一种合法的职业。

中世纪以前,荷兰社会对成人服务行业的从业者就很宽容,但对于其误解仍然是非常重的。对性工作者的暴力行为也经常性发生,为了减少暴力犯罪行为,2000年10月荷兰政府正式施行法律,成人服务行业正式合法化。

联合国组织在2016年曾预估,荷兰全国约有25000名成人服务业工作者,其中90%以上为女性,有12座城市拥有合法从业场所及沿街的窗口工作区域,其中阿姆斯特丹运河区的声色场所是最为出名的。

在这里,成人服务业工作者画着精致的妆容,穿着华丽的服装,站在沿街的显眼窗口里,期待被外面的游客选中,在街道两侧设置了一排排窗口,游客可以敲开询问价格,如果觉得合适,就可以直接进店体验。如果展示的窗口关上了,意味着里面正在营业,暂时无法接客。

每个橱窗都好像是连锁超市里的柜台,商品就是那些橱窗里的女孩。这些窗口都是经过政府批准的,想要从事这项工作的女性就得从市政府手里租一个橱窗。由市政府批准的橱窗有300个,靠着这个市政府也赚了一大笔钱,而性产业的另一种形式就是红灯区。

红灯区的定位就像是一个大超市,应有尽有,能够满足不同顾客的各种需求。在这些声色场所,除了简单直接的交易,还有令人瞩目的就是各种形式的带颜色的表演。

荷兰性工作者的收入,除了缴纳场地的租金外,还要依法缴纳税款,没错,这个行业也是需要缴税的,按艺术行业来缴纳,税率在6%左右。

在荷兰,不仅有合法的成人行业工作者,政府还会为某些群体提供补贴,比如残疾人可以领取国家补贴进行体验。有这种规定的原因是,荷兰将性自由视为一种基本权利,人皆应当享有,并且它是有益于身心健康的。

荷兰给成人服务行业留出了充足的空间和自由,但这不表示不需要接受监督管理。成人服务从业者或者老板,首先需要去相关部门办执照,持证上岗,方便管理和监督。

另外,政府还会定期组织工作者进行身体检查,保证他们身体健康,便于控制传染疾病的传播。

在那些声色场所,有从全球不同地区来的游客,素质也是参差不齐,可能会有人对工作者们施暴,当地警察会立刻出面协调,保护他们的合法权益,当他们在银行申请不到住房贷款,在学校申请不到学位,政府也会出面协调,并为他们创造更好,更公平的条件。

荷兰从事成人服务并不是一件可耻的事情,也不会有什么羞愧的,更不会遭到他人的讽刺和鄙视。

不过荷兰人性开放并没有像外界担心的那样,会造成青少年性泛滥,但与传统思维相反的是,荷兰女性意外怀孕几率在整个欧洲是最低的,仅是美国的五分之一左右。

这和荷兰的学校和家庭教育有极大关系,不同年级与年龄的孩子都有针对他们合适的教材。荷兰似乎在这方面做的是比较完美的,貌似这些女性都享受着自己这份工作,一切都是你情我愿的事情,但在行业虚假繁华的背后,却存在着一种恐怖的交易,人口贩卖。

正由于在荷兰成人服务业是合法的,于是人口贩卖组织开始在背地里活动,拐卖年轻的女孩卖到荷兰,据此大赚一笔,人贩子经常说,我们可以给你更好的生活。他们允诺女孩来到这里,可以找到高薪工作,可转眼之后,女孩就变成了可以售卖的物品,被强迫进行交易,这给荷兰的成人产业带来了一个十分可怕的顽疾。

1997年曾曝光一起女性贩卖案,这个案件中有一个女性19岁时就沦为奴隶,每晚接客18人,人贩子把他从英国拐骗至荷兰,通过暴力或者精神和肉体上的折磨,强制给她静脉注射管制药品,让她染上毒瘾,操控女孩儿进行交易。

据有关调查,荷兰每年约有六千多人卷入人口买卖,其中大多数的被拐卖者都遭受了非人的虐待,最不可思议的是,受害者中多数是荷兰本国女性,其他的则都来自国外。

全球范围内成人服务业被允许的国家,除了荷兰外,在德国,西班牙和英格兰,到处都有被骗的女孩踏入魔窟,因此这种试图将不法行为合法化的过程本身就是自相矛盾的,不可能改变现状,反而成了犯罪分子进行违法犯罪的保护伞,让他们从中获得了巨大利益,相当于变相纵容犯罪。

要想从根本上解决人贩交易的问题,最有力的办法就是运用法律严厉打击易行为,只有这样才能最大限度解决问题,让女性不被诱骗,免受侵害,这也就是为什么荷兰近几年通过修改法律,对性产业进行更加严格限制的原因。

在荷兰历史上,自十九世纪三十年代以来,只要是自愿并且没有未成年人参与的交易活动,都是被允许的,但为了保护从业者不会遭到不法剥削,荷兰从二十世纪初就开始明确禁止开设妓院,但是地下妓院还是一直存在着的,这一时期交易存在于暗处。

直到2000年10月1日,政府解除了禁止开妓院和拉皮条禁令,从此在法律意义上,在荷兰开妓院成了一项合法生意,在当时这也是全世界的独一个。

荷兰从事该行业的人被称为性工作者,全荷兰有近3000家妓院,性工作的人数约3万,他们当中90%是女性,5%是男性,另外5%是跨性别者(荷兰对于同性恋的态度也很包容),这些性工作者中当地人不超过三分之一,另外三分之二的则来自东南亚,美洲,非洲西部地区和一些东欧国家。

在荷兰,人们对性工作者是非常的尊重的。在阿姆斯特丹运河区中心有一座著名雕像,雕刻的是一名黑人。雕像下面的题词是“向世界性工作者致敬”。这个塑像是阿姆斯特丹政府建立的,目的是为表彰她爱岗敬业,在工作时因心脏病发作去世。

另一个例子是一对七十多岁的双胞胎姐妹花,她们接待客人数超过35万,被称为全球年龄最大的,这对姐妹花退休后写了一本他们作为经历和故事的书,书十分畅销,电视台还为此拍摄了专门的纪录片。

正是由于社会对性工作者的宽容和来自政府层面的肯定,荷兰的性工作者及性产业发展的才能如此旺盛。

正如之前所说,荷兰性产业发展的规模及速度都是其他国家不可比拟的,因此吸引了世界各国的游客前来欣赏体验,鱼龙混杂的人导致性工作者在工作中遇到了各种各样的问题,她们可能会遭到一些地区客人的言语侮辱,辱骂,甚至会遭到暴力殴打。

尽管有警察及法律保障她们的权益,但是这种现象是客观存在的,甚至会有更恶劣的情况,因此在国际舆论及新冠疫情影响下,荷兰政府对性产业的态度开始变得不明朗,但是这并没有减少性工作者从业人数的减少,相反还在持续增加,这主要是由于几方面的原因引起的:

1、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西方国家经济增长持续放缓,政府营收能力明显下降,加之西方国家推行福利政策,导致国家经济能力受到大幅影响,受到全球性疫情的冲击,本就脆弱的经济系统立马崩溃,高额的国民福利政策也让位于新冠疫情的防治和控制,这导致了习惯于国家救济的普通民众生活情况雪上加霜。

大部分普通家庭无法支撑家庭开支及教育,医疗费用而破产,因此对于穷困潦倒的普通民众,性产业既是一种摆脱现实困难的精神需求也是一种增加收入的职业,这就会导致大批破产家庭的女子进入该产业。

2、荷兰政策层面对于性从业者的包容度是比较高的,在荷兰从事性产业不会遭到鄙视。政府通过颁布大量的政策及法规来保障性从业者的人身权益,如性工作者在入行时需要持有政府颁布的证书,持证上岗,同时也方便政府的监督管理,性工作者在从事工作期间还会享受到政府的津贴及补助。

除通过政策最大限度减轻从业者的从业障碍,在法律方面,强迫易依然会受到严重处罚,会被按照非法贩卖人口罪严惩,还有全国从业者工会来保障性工作者的权益;又例如在今年的新冠疫情下,每个从业者在经过审核后还可以得到1200欧元左右的失业补贴,堪比大企业员工。

在如此宽严相济的作用下,让荷兰一度从性犯罪频发之地成为了全球性犯罪率最低的国家和性产业最发达的国家。

3、荷兰青少年从小便接受性教育,整体而言较为开放,西方国家普遍较为开放,对于性的需求是比较直接的,这也给性从业者营造了较为宽松的从业环境,而且得益于全球经济萎靡,国内经济不景气产生大量失业者,性产业也能给这些失业者提供一份较为“体面”的工作,为他们带来较为可观的收入,也可以增加国家税收。

至今荷兰的性产业仍然是世界的一大奇观,尽管受新冠疫情的影响有过一段时间的低迷,但是受国情和文化的作用,性产业依旧会长期存在,正如中国古人所说,食色,性也!

Leave a Comment